当前位置: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 > 网站首页 > 湖南人喝得过广东人吗

湖南人喝得过广东人吗

文章作者:网站首页 上传时间:2019-10-11

原标题:湖南人喝得过广东人吗?

图片 1

一醉三十年:广东酒事

文|光头 插画|马桶

一醉三十年:你醉了以后讨嫌不?酒德好不?

前阵子,广东老友坤哥看到我写的酒事系列,问我什么时候写广东的酒事,我实在是没法回答他,因为广东酒事太多太精彩,无从下笔。我在网上看到过无数篇关于喝酒地域性优劣的文章,虽然观点不一,但总体认为论酒量中国人南不如北,东不如西。我虽只有二十年实战酒龄,但也算是喝遍大江南北的酒场老坛子,对此传统观点我是不敢苟同,至少,在喝酒的广东兄弟面前,我肯定会很认真地打一拱手:大佬,雷好塞雷!翻译成长沙话就是:老兄,你真的好嬲塞!

如果把酒场比作江湖,那广东就是我出师门正式行走江湖的第一站。我是2004年初到广东去捞世界的,在广州短暂停留后去了佛山,俨然进入了我酒场生涯的魔幻世界。

彼时混媒体圈,我的入行师父老苏,一个不胜酒力的两湖混血书生,在面试我的时候就问我,小刘,能喝酒不?我傻乎乎地说,湘西练过。其实,我是生怕说不能喝酒他就不要我了,那正是受大学扩招影响就业难的第二年,能讨碗饭吃,是诸多应届生最大的奢望,更何况还有酒喝。

2004年时的老苏并不老,比现在的我还略微年轻点,他是天生的不能喝,至多三到四两,他就会认为珠江水都是他尿出来的。不胜酒力是他工作的一块短板,而我这个新入行的小老弟,能在这方面给他有所补充。迅速,我们常来往的一些单位,都知道著名大记者阿苏身边新来了个能喝酒的湖南靓仔,我也在酒桌上结交了飞哥、基哥、坤哥等一帮给予我很多帮助的大佬。

飞哥如今年近花甲,按说是应该叫飞叔的,但当年不知何故一直以兄长相称。飞哥是广州人,斯斯文文,一头卷发,总是很整洁地穿个白衬衣,当时是某区工商联秘书长,又是某民主党派副主委,活跃于政商两界。我需要新闻素材和采访对象,第一个找的就是他。飞哥喝酒,典型的扮猪吃老虎,他总是在酒桌上低调谦和地跟你聊天,地道的广府腔俨然翡翠台播音员,你给他敬酒,他来者不拒然后回敬。一场大酒下来,他还是在那里笑而不语,其实他喝得并不比你少。

图片 2

如果当晚我醉了没走,待到次日早晨八点,飞哥的电话会准时响起:细佬,醒佐咩?过来饮茶。

我也就是在那时候爱上广东早茶的,抛开美味不论,单是一碗糯软的粥,就是修复被酒精蹂躏得遍体鳞伤的胃黏膜的神器。

基哥姓梁,是飞哥的同事,南海人,永远是西装加油光的大背头,和飞哥在酒场上的风范截然相反。如果说飞哥是酒场上的少林武当,那基哥就是日月神教。基哥酒量同样惊人,这也是他在酒桌上作风霸道的基础之一。

我被基哥放倒过无数回,基哥的酒场必杀技叫“打炮”,当时我们常喝一款3升装的轩尼诗干邑,所谓“打炮”,就是以一个大肚洋酒杯为炮台,另一个洋酒杯架在前一个杯子上,往里倒酒,一次约能倒三分之一杯,为一炮,一炮一口。基哥是个咸湿佬,喜欢开点玩笑占点口头便宜,喜欢找能喝酒的女士喝酒,“来来来,靓女,我们打一炮啦……”认识我之后,基哥又多了一个乐子——挑起我和女士喝酒。那时候我还是有头发的,瘦,浓眉大眼高高大大,由长沙话讲就是一婊子人才,还是蛮讨女性尤其是富婆喜欢的。基哥喜欢逗我,碰到年轻点的,就说:“来来来,你们年轻人多打几炮。”碰到年长点的,基哥说法又不同了,“多跟XX姐打几炮,她家有个女儿好正点。”每次我都会冲着那飘渺虚无的“正点的女儿”傻乎乎地被基哥这个老顽童忽悠,他一次次地给予了我入赘豪门的梦想,然后在我一醉醒来之后发现,所谓的豪门有可能就是姓轩,轩尼诗的轩!

图片 3

基哥在酒桌上的江湖地位,也因为他年长,德高望重。我每次喊他“基哥”我都觉得有点别扭,毕竟,他比我家老爹还大了十岁,当年就是年近花甲,如今已经是七十出头了。我现在每每想到和基哥的酒事总是很释然:我总是被基哥在桌上像逗细伢子样搞得逢基必醉,他完全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照顾和期许,希望我能入赘豪门过得好点,希望我以后能在酒场叱诧风云……当然,其实他真实的想法只是把我放倒而已。

坤哥是几条广东老友中年龄与我最相近的——他只比我大12岁。坤哥至今依然和我保持良好的酒场互动,今年四月我还在广东跟他痛饮。坤哥是个潮洲佬,十几岁下到珠三角闯世界,却没有跟他的很多潮汕老乡一样成为商界大侠,反倒成了个文学青年。本世纪初,才三十出头的坤哥的形象至今还深刻地定格在我记忆中:打了摩斯的大背头,西装花领带,腋夹黑亮公文包,脚踏红色光阳125(摩托车)。坤哥那硕大的公文包里绝对没有什么公文,只有两三包烟,还有买酒的钱。

我和坤哥当年是喝得最频繁的,我的住处距离我们常喝酒的据点甚远,我们每次都以此为借口:既然跑了这么远过来,肯定要喝好!再加上坤哥搭配的美食,让我们每次都喝得很到位。

坤哥酒兴来了喜欢玩骰子助兴,广东玩法,大话骰,谁输谁喝。我们经常在骰声中让一瓶瓶的酒消失在口腹之中。我喝酒或许能搞定坤哥,但玩骰子不是他对手,彼时还有个后来的兄弟小健,不胜酒力。某次我、坤哥、小健三人玩骰子喝珠江纯生,小健实在是不能喝了就说我们喝酒,他吃野山椒。这种奇葩的想法恐怕也只有他能想得出,小健也是湖南人,自认为能吃辣。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那天那个小排挡冰箱里的珠江纯生和一大袋子野山椒几乎是同时没有的。不久,东方已现鱼肚白。我问坤哥还能喝否,坤哥手摇骰盅不语,小健张大着嘴,估计他更难受的是:菊花残,满地伤……

图片 4

我一直视广东为喝酒的圣地,在文化高度包容的珠三角,一个好酒的人肯定能找到知音,此外,广东人的酒量和酒风,也如广东人经商一般务实。广东的兄弟只要端杯来敬酒了,就绝对是实打实的一圈,不像某地人,端个杯,拎个酒瓶子,给客人“端酒”,客喝主不喝,客若不喝酒,赖着不走。

我呸!

广东兄弟的酒量,也是杠杠的,某年在山西杏花村酒厂,有人挑起了南北之战,南方派出我和两个广东选手,北方则是一个东北两个山东。三对三单挑后,南队完胜北队,一山东兄弟直接去了医院。那天中午,我们平均每人至少喝了一斤半汾酒原浆,数小时后,我们转场晋东南的运城,我和两位广东队友饭后又坐到了夜宵摊上,我双手端起一大杯汉斯啤酒,恭敬地说:大佬!好塞雷!

光头哥

图片 5

作者介绍:

光头哥,非典型性80后,自称文学院建筑系车辆工程专业毕业生,现职看门扫地,履历丰富得堪称奇葩,喜酒不贪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管家婆正版四不像图发布于网站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湖南人喝得过广东人吗

关键词: